2030年,AI时代下的你将会怎样工作?| 里昂智库

来源:法国里昂商学院时间:2019-02-20

过完正月十五元宵节,新年假期也算正式告一段了。投入到新的一年的工作中,你有怎样新的憧憬和计划呢?在日复一日的忙碌工作中,你是否曾经幻想10年后的自己呢?10年后的你如果还在工作,将会是怎样的一番场景呢?据麦肯锡在上周发布的报告中显示,到2030年,全球将有3.75亿人被自动化替代。

法国里昂商学院战略与创新管理教授Julie Fabbri与法国多所知名高校教授共同就未来工作展开研究。以下文字节选自研究论文,给我们的未来多一些不一样的想象空间。

工作在不断演变,整个社会亦是如此。过去3年,关于未来工作的辩论愈演愈烈,主要涉及数字化技术、自营管理、多职业个体、基本收入或新型管理、团结和治理形式等问题。

这些讨论主要聚焦于就业、工作或管理实践,并展现了同一个特点,即揭示了未来工作的多种前景。

氛围……工作氛围?

在最新研究《2030年工作的未来:四类氛围》中,国际社会和智库RGCS对工作的未来进行了多方面的展望。

首先,文中提出了当前工作和管理实践中的八个悖论。它凸显了工作转型核心的压力与困境:流动性和固定的生活方式;创业和依赖性;自由和安全;自治和控制;数字化和实质性等

在此基础上,研究者们重新提出了“氛围”的概念,用以描述当前和未来的工作。氛围是指生活或工作环境中难以描述的环境、背景、情绪及其他方面。同时,其组成部分也非常明确:手势、工具、地点、实践、感觉、情感等。它是“准物质化”的,可从调节我们与工作相关联的光线、词语、声音和结构中被感知。氛围确定了工作活动的时间和空间。

因此,文中形成了四个与特定工作氛围关联的场景,用以描述2030年的工作:

“自由式”:设想的社会主要由个体经营者以及由社交平台联系的自由职业者组成。支付方式则以任务或项目来支付。生活方式也会更多以移动、远程办公得以实现。按照鲍曼所说,氛围将演变为“流动的”;强大的AI工作越来越多地推动协调工作,而这种工作方式,及时性和紧迫性将更强。




“工薪式”:描述了一个以有薪就业为中心运作模式的世界,工资制度仍然是经济和社会的核心。永久和固定期限合同根据法律体系的进步而变化,但仍然是雇佣就业和工作的核心。这样的氛围相对更加固定化,安全性更高。这对于法规和职能的要求更高。




“混合式”:代表了对当前运作模式的进一步突破。该场景中,多活动模式是通用的。每个个体同时、持续地从事不同类型的工作,或者在带薪就业和创业的状态中不断更替。因此,氛围演变为了不断交替或可同时感知的分层结构。这种状况下,有时会出现另一个自我,并需要进行多个自我的管理。对于部分人而言,这种氛围几乎是让人精神分裂的;




“普遍基本收入式(Universal income)”:代表了工作活动内容优先于绩效和地位的一种情况。这种环境下,每个人的基本收入都很接近,但在普遍团结的背景下,遗产和补充收入的差距仍然存在,工资收入和创业形式也依然存在。这种氛围的特点在于奉献和自我完善。这种氛围也是一种工作美学的培养。




当然,我们可以组合这些场景及其相关氛围。因此,我们可以想象在定期合同的普遍原理下,自由职业和有薪就业的共同发展方向。自由职业和普遍收入场景似乎也比较适合我们。四种场景是切合实际、情感上可行的,我们可以利用它们预测我们未来的工作状态。

我们坚信,工作的未来将充满惊喜,并且将与我们适才列出的发展相互交织。然而,决定今后十年内是否能实现工作转型,各个模式下所面临的管理挑战和各个模式下存在的矛盾等方面的平衡将至关重要。

未来是否可期?

这是2025年夏季的一个夜晚, Freelancia、Salaria、Hybridia和Solidaria分表代表“自由式”、“工薪式”、“混合式”及“普遍基本收入”四种工作类型,在位于法国的蒙彼利埃Comédie广场聊天。

文章以拟人的手法,以四个女性角色来体现前文提到的四个场景。她们每个人都代表了一种工作的未来,她们与真实的人类相似,无论是否已经辞世,无论事件是否真实,这并非完全巧合。

这四个人的对话,表明了与上述场景相对应的具体、有时排他性的生活选择和社会活动。

对话摘录:

Hybridia 混合式:

三年前,我还是个体经营者。你还记得中学毕业后,我开始了那个小小的艺术合作的生意吗?现在我同时拥有几份工作,我认为你对很多事物过于苛刻,Freelancia!鱼和熊掌是可以兼得的!现在已经是自由和安全并存的时代了!




Freelancia 自由式:

我已经三年没有自己的假期了。但是一天只有24小时,我不喜欢那样的生活:不断将自己投入下一个状态和工作中,这会让我觉得自己背叛了上个阶段和工作中的自己。现在的我热衷于自己的克隆技术工作,而我自己的克隆机器人可以代替我做很细节工作,我则可以更专注在战略和创新的工作中。



Solidaria 普遍收入式:

你的丈夫昨天在Facebook上表示他已经在手机上周旋了10分钟才知道他正在和你的克隆人说话!你不会想你的余生就是这么将就地过下去吧?你是一个顾问,而且你现在已经是你们公司的内部创业负责人,你是公司的“创新催化剂”。那么之后呢?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你想做做一些对你自己或者对别人来说更有意义的事情么?”我现在合作社的工作就非常的棒,我们知道如何分享,如何共享。分享有许多的好处,我们甚至可以夫妇一起去旅行,不用带上孩子,我们这里建立的共享幼儿园、协作警卫,这样的生活太美好了。




Salaria 工薪式:

我不能像你一样依靠爱情和新鲜空气生活。我自己养育了两个孩子。我知道他们的教育费用是多少。我希望他们能够获得一流的教育……这些都会为他们带来赖以生存的收入。”这样的分享、团结和慷慨对我来说太奢侈了。




论文全文还具体地反映了这些场景背后的技术层面,探讨了人工智能(AI)与工作(不同于就业)间的关联。回溯到与古埃及相关的隐喻,借用米歇尔·塞蕾斯(Michel Serres)的话,我们建议把未来工人的智能手机和人工智能看作“灵魂”,我们每个人的自主替身。同时,论文中也提出了一些道德相关的问题与反思。

总而言之,此次研究旨在凸显与我们生活、技术使用、(新旧)工作方式、投票和公民参与相关的选择。时至今日,这些选择可能造就或阻止一些未来工作场景。

论文下载:2030年工作的未来:四类氛围


AI